经典港剧的大杂烩 细数《珠光宝气》十大雷点

时间:2019-11-14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] 这部戏收视率不高的原因在于,人物多性格变化大,人物关系杂,几条主线,主线下来N个次主线,次主线再分线,其实就是一个大杂烩。这部戏的编剧有很多,就像是每个编剧都把过

  ] 这部戏收视率不高的原因在于,人物多性格变化大,人物关系杂,几条主线,主线下来N个次主线,次主线再分线,其实就是一个大杂烩。这部戏的编剧有很多,就像是每个编剧都把过去写的剧本里中得意之处拿进来,再组装到一起,因而兼容性出现问题,于是出现了这么一部惊天地泣鬼神之大作《珠光宝气》。我们将剧情从头回顾,看看珠光宝气都COPY了哪些经典港剧的桥段,把它的不伦不类之处和雷人情节细数一遍……[

  《珠光宝气》的片名完全可以改成《康家三姐妹的那些事儿》,整个故事往深了说是讲人性,权利的诱惑,对金钱的欲望,在爱情和亲情之间的取舍,浅白点就是吵架加无缘无故的发狠,因为主体是女人戏,又使整个过程显得非常菜场化,当然,是贵妇进菜场。《珠光宝气》的故事情节依然无法摆脱港剧几十年发展留下的烙印,就因为这些掩藏在浓妆艳抹下的似曾相识,使得整部戏缺乏新鲜度,正如网友评价的那样——鸡肋。

  《创世纪》里讲了三个性格男人,荣添、文彪、志强,《珠光宝气》也以此为架构,塑造出三姐妹,雅言、雅瞳、雅思。仔细寻思,两两组合,其相似度不言而喻。

  康三是剧中烘托出的女王,美艳高贵,但嚣张自私、小奸小诈,偶尔外强中干,这许多的贬义词综合在蔡少芬所塑造的康三身上,负负得彩,让观众觉得张牙舞爪的小狐狸固然可恨依然有些可爱。后来,在“丧夫丧子”的双重打击之下,变得越加疯狂。康三和荣添同是强势人物,不同的是,康三基本上属于毫无章法的散打,偶尔灵光一闪也会在极度偏执中消逝无踪,最终难成“大器”。

  康二被喻为剧中的小白兔,即使公主卷挽上去成利落的髻,也并没有改变吃草的属性。康二是那种有些歇斯底里的正面角色,她看不懂身边的人,身处其中,总显得无辜和迷茫。她总是一片好心,却次次将事情搞得更糟糕。如果剧情需要不断恶化的家庭关系来推动,很显然,康二就是那最合适的炮灰。相比好人马志强,康二却是个麻烦制作者。

  文彪温文儒雅,康大看起来正气十足,但他们的角色都颠覆了外在的形象。康大开始坚持的那些原则在不断的冲突中显得越来越廉价,因为她自己都守不住底线,诬陷、间接害命等等。康三很自私,康二很单蠢,康大一直在摇摆。文彪没有机会回头,死于非命,康大却能连悔悟都那么浩然正气,轻轻抹掉那些孽,甜蜜的期待爱情。

  《珠光宝气》借用了《创世纪》的骨,很可惜患了骨质疏松的症,架不起长达82集的内容,让整部戏显得先天不足。

  从《金枝欲孽》的意外红火,TVB开始了女人战争的慢慢长路,经历《溏心1.2》持续走高,终于在《珠光宝气》中萎缩了局面。《金枝欲孽》更多的是为了生存,固宠本来就是后宫的丛林法则。《珠光宝气》里则是以爱情为名,她们可以为了各种奇奇怪怪的原因最终是为了她们的男人杀来杀去,而她们的男人也偶尔跳出来呐喊助威,然后杀成一片乱麻。

  康家三姐妹在对付外敌方面是外行,痛宰自家姐妹绝对是手起刀落,内行中的内行。高长胜差点弄垮了博胜,康大无法力挽狂澜,最后却能用外甥迅迅之死大做文章,企图让康三和贺哲男咬得更凶点;贺峰跟宋世万“情假戏真”的情况下,心怀不满的康三却没有任何异动,安心当花瓶,偶尔因为贺家父子不和拿康二开开刀。《金枝欲孽》里面的女人是背后所代表的利益把她们推到一起,因利益生不合,生争斗,而《珠光宝气》却是绑架了亲情。亲情,爱情,利益,交织成一张危险的网,亲情总是被最先出卖。

  说说珠光宝气里面的爱情,康大为了高长胜的事业牺牲了爱情,被横刀夺爱之后,居然还要充当“第三者”的知心姐姐,她对情敌都是这么宽容,对自家姐妹却是无比苛刻。珠光宝气总是说要从人性出发,剧中不断强调人性的自私,但仅此一点就违反人性,康大太超脱了。康二在爱情道路上一直都比较盲目,容易被感动而轻易掉入爱河,一旦陷入就会很偏执,剧中在强力刻画康二的善良之余,也扩大了她的偏执,比如喜欢用天真的想法去规劝周边的人,但她的大道理只会让人觉得空洞而无力。康三是姐妹中被明摆上台面最自私的一个,基调奠定在那,反而让观众无法对她生出更多的在道德上的期待,正因如此,康三偶尔回归的“无私”,会让人有少许的感动。康三的爱情建立在金钱,欲望,崇拜之上,她与贺峰的爱情算是剧中最清晰的一条,从最初的攻防,到后来夫妻间细腻的温情,以此凸显康三为了达到病后贺峰的要求不顾一切,这正是康三爱情的体现:抛弃亲情友情的爱情观。

  《金枝欲孽》是《珠光宝气》的肉,但无灵之肉,《珠光宝气》无法再现跌宕起伏的剧情,更别说那些无奈、哀伤、凄婉的爱情。

  珠光宝气虽然是82集的豪华制作,但情节略显拖沓,有些桥段太老套。虽然TVB一直宣称《珠光宝气》没有以前剧集那些老套的情节,其实他们已经深陷其中不可自拔。康大撞到婴儿车,悟出生命的珍贵;康妈亲眼见到刚刚跟她抢车的人死于非命,悟出生命的意义。TVB制作的剧集很喜欢采用类似的手法来让剧中的人“悟道”。贺峰的“大变脸”也可以从《突围行动》中看出蛛丝马迹,连演员都是同一个人。康二在对待前夫和后夫的精分剧情,也可以追溯到《女人不易做》,同样的是对前夫毫无原则的宽容,对后夫吹毛求疵的苛刻,前夫犯了错天大的错都可以忍,后夫甭说悬崖勒马就是什么错也没有也是判你死罪。

  如果说以前的长剧是微有瑕疵,那《珠光宝气》就是一个到处是洞的筛子。微处见大,细处见精,再高远的立意也需要用最细微的情节来推动,《珠光宝气》显得太过苍白,就像一个随时可以往上面扔靴子的空中楼阁。似曾相识的桥段,语法“50年不变”的表达,理不清的故事脉络,堆砌出一部有点“宝气”的《珠光宝气》。